当前位置:首页 > 宋代

  • 马伏波事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人生在衣食,但取饱与温。
    下泽驾款段,曾不羡华轩。
    仕为郡掾吏,身自守丘园。
    乡里称善人,此外不足论。
    志大心自劳。福厚祸有根。
    提兵泊浪间,薏苡谗谤喧。
    飞鸢跕跕堕,卧视瘴水昏。
    永怀平生时,空愧少游音。
  • 皇华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橘树松林绿径长,竹篱萦绕当城隍。
    皇华何异投荒客,已过山川是夜郎。
  • 崇宁元年闰六月廿五日道祖再按盐亭经光禄坂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光禄坂高盐亭东,潼江直下如弯弓。
    山长水远快望眼,少陵过后名不空。
    当时江山意不在,草动怕贼悲途穷。
    客行益远心益泰,即今何羡开元中。
  • 云顶山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山压众峰首,寺占紫云顶。
    西游金泉来,登山缓归轸。
    昨暮下三峡,出谷已延颈。
    山名高剑外,回首陋前岭。
    跻攀困难到,赖此昼亦永。
    巍巍石城出,步步松径引。
    青霄屋万楹,下俯二川境。
    玉垒连金雁,西轩列阡畛。
    青城与岷峨,天际暮云隐。
    少城白烟里,水墨澹微影。
    江流一练带,不复辨渔庭。
    东惭梓隘阙,右喜锦川迥。
    磐陀石不转,枯卉弄芒颍。
    四更月未出,蕙帐天风紧。
    客行弊帤垢,到此凡虑屏。
    暂时方外游,聊惬素心静。
    明朝武江路,拘窘逐炎景。
  • 论笔砚间物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研滴须琉璃,镇纸须金虎。
    格笔须白玉,研磨须墨古。
    越竹滑如苔,更须加万杵。
    自封翰墨卿,一书当千户。
  • 和米芾越竹纸诗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书便莹滑如碑版,古来精纸惟闻茧。
    杵成剡竹光凌乱,何用区区书素练。
    细分浓淡可评墨,副以溪岩难乏砚。
    世间此语谁复知,千里同风未相见。
  • 左绵山中多青松风俗贱之止供樵爨之用郡斋僧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越王楼下种成行,濯濯分来一苇杭。
    偃盖可须千岁干,封条已傲九秋霜。
    含风便有笙竽韵,带雨偏垂玉露光。
    免作爨烟茅屋低,华轩自在拂云长。
  • 和米芾李公炤家二王以前贴宜倾囊购取寄诗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圣草神踪手自持,心潜模范识前规。
    惜哉法书垂世久,妙贴堂堂或见遗。
    宝章大轴首尾俱,破古欺世完使离。
    当时鉴目独子著,有如痼病工难医。
    至今所收上卷五,流传未免识者嗤。
    世间无论有晋魏,几人解得真唐隋。
    文皇鉴定号得士,河南精识能穷微。
    即今未必无褚獠,宁馨动俗千金赀。
    古囊织襟可复得,白玉为躞黄金题。
  • 二花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鲜鲜中园菊,粲粲篱东畔。
    的的秋水莲,袅袅西风岸。
    迢迢白衣人,皓皓涉江腕。
    重阳尊酒亲,雾夕容光烂。
    物生各有宜,不计年华晏。
  • 和巨济韵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通泉字法出官奴,日日临池恨不如。
    双鲤可无轻素练,数行惟作硬黄书。
    乡关何处三秦路,马足经年万里余。
    多谢玉华宫畔客,新诗未觉故人疏。
  • 荼醾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野白荼醾夹路长,迎风不断挹浓芳。
    凤池荀令曾来否,几许薰炉敌此香。
  • 白石潭
    宋代 / 薛绍彭
    轻舟系石依蒹葭,春后清江便是家。
    蓬底爨烟将稚子,共携渔网晒晴沙。
457354875条记录首页上页12345下页尾页